资讯中心what's new?
详细信息当前位置:首页 〉〉国内外快讯

2012年我国大豆产业仍是多事之秋

 

2011年大豆市场伴随着减产、干旱、需求低迷、高库存和欧美债务危机等因素的影响,走出一波惊心动魄的行情。尤其是下半年在国际市场的拖累下,估值重心不断下移。前九个月份,大豆一直处于高位震荡,临近九月,终于在外围商品市场暴跌的影响下打破僵局,掉头向下,一波剧烈的调整行情开始了。临近年底,随着临储大豆价格的出台,2块钱的底价似乎为大豆打造了一个铁底,市场下跌空间似乎已经很小,而伴随着全球大豆减产五百万的消息传来,维稳行情似乎来临。但市场依然扑朔迷离,毕竟我们正面临着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未来大豆行情如何演绎?我们依然不得而知,而这种不确定性正是市场的魅力所在。
  
       第一季度:高位震荡
2011年第一季度,大豆继续延续了2010年的上涨行情,但是市场分歧已经出现,高位震荡延续了整个一季度。3月份的美国种植报告中显示大豆种植面积有一定缩减,为多头提供了支撑。由于外盘大豆价格大幅上涨,一季度国内主产区大豆收购价格整体趋稳,个别地区有小幅调整,市场各方对大豆价格有较高看涨预期,市场中曾有人惊呼:“油企开工忙,国产大豆拐进春天里”。2月下旬,受中东及北非局势影响,外盘大豆回落,带动国内大豆价格走弱。
第二季度:小幅回落
进入二季度,市场走势陷入僵局。国内大豆现货市场供应形势较为宽松,4月份以后国内大豆港口库存处于650万吨以上的高位已经成为常态,同时油厂大豆库存也维持在400万吨以上的高位。而此时国内通胀形势急剧恶化,四月、五月和六月CPI指数快速攀升,信贷偏紧的局面进一步加剧。此时战通胀成为共识,国家持续抛售大豆,打压高企的市场。而市场分歧进一步加大,部分贸易商在全球大豆减产的利好刺激下依然挺价收购,但港口大豆分销价格则因库存高企及需求低迷趋弱运行。
第三季度:剧烈调整
7-8月份当美豆面临生长关键期之后美国本土天气出现干旱,令市场引发减产预期并对此进行一波炒作,美豆更是迅速拉升至两年来的高位,国内市场跟随外盘迅速上涨。而此时罗杰斯等投资大鳄纷纷抛出全球粮食危机等耸人听闻的评论,一夜之间似乎我们要进入粮食紧缺的时代。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美国债务问题的发酵,以及引发的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担忧。8月份以来欧美债务危机的轮番轰炸使得金融市场饱受摧残,持续积累的系统性风险使得市场情绪化严重,抛售行为屡现,大豆也不能例外,美豆在整个9月份暴跌超过了20%,国际投行纷纷下调大豆估值。此时,经济实体的衰退问题成为了真正问题,大豆的投机热情逐渐消退,未来的大豆走势将更倾向于反映自身基本面的供需变革,大豆逐渐步入需求萎缩、库存高企的紧缺时代。
第四季度:低位震荡
四季度后,国际与国内市场走势分化,国际市场以跌为主,国内市场相对平稳。由于欧债危机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欧元区经济出现下滑,导致国际商品市场继续震荡走低,美豆估值重心继续低位下滑。由于临储价格敲定,2块钱的底价为国内市场提供了有效支撑。大豆期货市场维持在4200-4400元/吨区间震荡走势,现货市场3900-4100元/吨区间震荡。但国产大豆依然面临着效益低,亩产少和减产的压力,黑龙江国产大豆购销市场几乎出现停滞的情况,豆农惜售,进口价格走低,严重打击了国产大豆种植的积极性,此时,大豆保卫战再次成为了焦点。
2012年大豆行情预测
现在CBOT豆类市场已经进入了中场休息,大洋这边的大连和郑州交易所也紧随其后。两市虽都有些许反弹,但似乎看不到反转的迹象。市场暂时进入了平静期,那些交易者在等待什么呢?农产品市场里的各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因为进入21世纪后太多的不熟悉因素都在深刻影响着宏大的经济,对冲基金、套期保值交易者、套利者需要面临越来越多的突然事件,他们也不搞不清楚自己未来的命运。
大豆这样的农产品越来越和全球政治格局、气候变化、金融市场、全球化等挂钩了,但这些因素包含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和陌生感。2008年人们还在疑问CDO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把农产品市场拖下水呢?但那一年狂暴的次贷危机像一记重拳把所有的商品价格打趴在地板上,包括大豆。2010年美国主导的QE大开印钞机又再次把大宗商品推向了高度。2011年大豆虽有减产的利好支撑下准备攻占高点,但依然不敌欧美债务的冲击,迅速掉头。2012年依然面临着不确定:厄尔尼诺会不会加深美洲地区的干旱,投机者会不会再次炒作天气?中国需求是否能够保持强劲?美元走势如何?是不是美元回归年?……
如果要展望2012年的大豆行情,我们只能对那些潜在因素和这个世界会变成怎么样做出一些大胆想象,比如美国、中国、欧洲的经济怎么样;全球产量与需求是否能保持平衡;而且要为大洋的一个角落可能发生蝴蝶效应,摧毁了北美或南美的大豆种植做好准备;中国的大豆还会继续减产吗?同时也需要留意意见领袖们的预判,比如高盛是在忽悠我们吗?
先来看看目前那些意见领袖们对宏观经济的看法吧。金融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Ferguson)在《新闻周刊》(Newsweek)撰文称,全球经济可能面临二次衰退,就像1929年的崩盘拉开了上半场的序幕,但萧条真正变大是从1931年欧洲银行业危机开始的。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而目前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正在拖累银行业,这一点可能对整体市场继续造成冲击。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比尔?格罗斯自问自答道:“欧元会走向何方?下跌的可能性很大,也许会显着下跌。”格罗斯警告称,可能会出现一种“可怕的局面”,“欧元或下跌并摧毁美国的经济复苏成果。”
杰瑞米?格兰瑟姆也不是很乐观,他所在的GMO公司管理着1,000亿美元资产。格兰瑟姆曾提前两年预见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他预计此后将是持续七载的荒年,直到2016年下届总统任期结束时才能有所好转。他认为玩火自焚的美国和欧洲领导人使美欧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永久性放慢了。
长期为《福布斯》(Forbes)撰写专栏的经济学家加里?希林刚刚发布了他的半年度预期:2012年可能发生全球衰退。他能说的最好的事情是,这一次衰退将比2007-2008年的剧烈衰退程度轻。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也在《名利场》杂志(VanityFair)上撰文回顾大萧条时期的黑暗历史,他警告称,如果我们无视历史,就会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一样,错过实体经济的根本性转折,错失创造未来就业的机遇,全球面临大萧条覆辙的风险。
很不幸,目前收到的全是不好的消息,似乎人们并不看好未来发达国家经济了,这对商品价格的走势至关重要,这将沉重打击价格的升势,大豆也不例外。
但机会往往给那些在别人恐慌时贪婪的人,商品价格也许会逆转颓势,比如来自中国的强大胃口,或者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2012年如果中国继续保持9%以上的高速增长,将会给大宗商品带来巨大的福音,尤其是大豆、玉米、钢材,毕竟中国进口大豆的贸易量长期保持在50%以上。
2011年的泰国大洪水虽然没对全球大米市场产生大的影响,但谁能知道2012年会发生什么呢?大地震?超级大洪水?厄尔尼诺——干旱?……毕竟我们的星球越来越脆弱,而农业基础设施并未做好应对自然灾害的准备。
2012年大豆行情如何演绎,我们无法准确预测,但是我们应该做好应对的准备,或看好或看衰,也或许明年很平静,你准备建立多头头寸还是空头头寸呢?